母亲节,我回到大地母亲的怀抱

 

2016年母亲节的周末,我与徒步俱乐部的朋友们来到Mamaku山脉,一起徒步,收获满满!

Mamaku山脉在奥克兰市南边,开车约2个半小时。我们入住深藏在山中的Ngatuhoa Lodge。Lodge建于1970年,源于William Kennedy的想法:为青少年建立一个户外活动场所。他的想法得到很多人的支持,很快Lodge建好,现在这里已经成为深受当地青少年喜欢的户外场所。

May 6 母亲节,我回到大地母亲的怀抱 10

一系列的徒步开始于Mokaihaha步道,我们在湿热的雨林中穿行。约翰是一位资深森林环保专家,一路上给我们介绍所见所闻。

蕨类植物在新西兰随处可见,一种蕨的名字特好听:“Prince of Whales”(威尔士王子),软软的,跟其他硬硬的蕨不同。“Kidney fern”(肾蕨)的名字与其形状相符,就像一个个肾。有一种蕨,人们称它“Hen and chicken”(母鸡和小鸡),约翰说蕨种子飘落在蕨叶上,发芽、长出嫩叶。吸收母蕨叶的营养,嫩绿的小蕨叶成长起来。令人想起婴儿吸吮母乳,一天天健康地成长。多么神奇、多么伟大!

May 6 母亲节,我回到大地母亲的怀抱 3 May 6 母亲节,我回到大地母亲的怀抱 16May 6 母亲节,我回到大地母亲的怀抱 4

雨林里有不少蘑菇,大大小小、各种颜色、软硬不同。约翰说它们不是植物,是菌,我们所吃的蘑菇是菌结出的果。如果没有菌,我们不可能在林中徒步。因为菌让树木腐化,溶入土地。使树木回归地球,菌是先行者,然后是细菌,最后才是小虫。原来菌是这么伟大!

May 6 母亲节,我回到大地母亲的怀抱 13  May 6 母亲节,我回到大地母亲的怀抱 15

山里少不了小溪、瀑布,Te Rere i Oturu Falls是当地最壮观的瀑布,高42米,宽25米。传说一位叫Oturu的毛利大哥经常进山捕食,每次都带回营养不良的鸽子和瘦瘦的鳗鱼给妻儿。一天天过去,毛利大哥身体逐渐粗壮结实,而妻儿日渐瘦弱。妻子的两位弟弟怀疑姐夫是不是把好的、肥大的鸽子和鳗鱼吞食了,只留给家人差的。兄弟俩决定悄悄地尾随姐夫入山,查个明白。结果发现果真是这样,于是追杀姐夫。后者逃跑到这个瀑布边,眼看弟弟们追来,无路可逃,只好跳下瀑布。后来故事怎样?留给读者们遐想。

May 6 母亲节,我回到大地母亲的怀抱 9

山里的夜晚,漆黑一片,伸手不见五指,但却是观看萤火虫的好时机。出于好奇,我们走到Lodge附近的山洞,“看到了!”伙伴们兴奋地互相转告。其实,那些发光的不是萤火虫,是当地的一种叫“真菌蚋”(Fungus gnat)的昆虫,它们的肚子里有一种能发光的物质。

漆黑的夜晚,没有月亮,满天的星星陪着我们。突然手机叮叮响,有短暂的信号。远在国外的女儿发来微信:“妈咪,母亲节快乐!… 小心走路,注意保暖,… 拍些萤火虫照片给我看看。”短短一条信息,宛如巨大夜幕里一只发亮的真菌蚋。小小的光,却温暖了妈妈的心!

May 8 Mothers' Day 1

想起了“鲁宾花”,“… 天上的星星不说话,地上的娃娃想妈妈,天上的眼睛眨呀眨,妈妈的心呀鲁宾花,…”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Time limit is exhausted. Please reload CAPTCHA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