游凯帕拉湾

凯帕拉湾(Kaipara Harbour)在奥克兰西北方向,大约100公里。在湾里,经常有游艇载着游客观光,了解沿岸的历史和动植物生态,观赏海路美景。

我们徒步俱乐部的梅主动提出带我们乘坐游艇,约好在阿尔伯特港码头(Port Albert Wharf)碰头。移民来奥克兰这多年,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码头。于是特意上网搜索,结果挖出了一段历史。

1861年英国阿尔伯特兰特别定居协会成立,协会计划赞助3,000非英国国教徒移民来新西兰,在凯帕兰湾附近建立新西兰最大的港口,称为“阿尔伯特港”(Port Albert)。1862年10月第一批移民到达奥克兰市,然后来到这里。他们发现由于交通不便、位置偏僻,这里不合适实施原计划。于是大多数人留在发达的奥克兰,只有几百人定居下来。

码头路(Wharf Road)的尽头就是登游艇的码头,约100米长的栈桥伸入河中。游艇生意由Terry带领家人经营(www.kaiparacruises.co.nz),他已经干了二十多年,非常熟悉沿岸的历史和动植物生态。

船经过一个很小的湾,Terry说这里的岸边有淡水泉,过往船只经常停留,并取水。大约20年前,泉水干了,因为人们在附近种了松树,后者把水吸了。我心想:要是人们知道有这样的结果,会种树吗?

我们经过历史古楼、至今还在使用的Batley House,Terry说这房子建于1860年,主人一家三代一直住在里面。白色,两层,古香古色,凯帕拉湾的一道风景。回来上网一查,才知道他们经营的农场是新西兰品牌“银蕨农场”之一,生产的牛羊肉很出名。女主人Rae曾经写了一本书,名为“爱在路的尽头”(Love at the End of the Road ),几年前我曾经读这本书,当时印象很深的是:农场主干活很辛苦,每天忙得顾不上谈情说爱,几乎到中年才天赐良缘。Rae把他们的爱情故事写成书,并发表。原来令人羡慕的农场是这样干出来的。

在船上,有一本书,作者是当年的拓荒者Edwin的后代。印象最深的莫过于这两句话:“拓荒者与毛利人之间的诚恳相待,与其说是前者的容忍,不如说是后者的友善。”当年的拓荒者都是有教养的城市人,来到丛林遍布的拓荒地,何以生存?随时都会没有吃的,随时都会饿死。友善的毛利人伸出援手,几条鱼、一头猪、一筐番薯,就这么无偿地送给拓荒者。赞!

故事还很多,篇幅有限,只选了三个,其他的留给读者们去挖掘吧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Time limit is exhausted. Please reload CAPTCHA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