徒步泥煤湖

一听说Alasdair将带领徒步,我赶紧报名,毕竟他是出了名的环保自愿者啊,一定有料!果然如此 。

老天爷像是故意考验我们,这么精心安排的徒步,居然让我们与雨同行。春雨绵绵,天空灰蒙蒙,大地像罩上一层薄雾 。

Hamilton附近有31个泥煤湖(Peat Lake),这些湖与众不同。在潮湿的环境里,没有完全腐烂的植物常年堆积,形成泥塘。泥塘慢慢变大,就形成了泥煤。这些湖一般比较浅,最深处估计8米左右。湖水一般呈浅褐色,盖因周围的不可溶性有机物质过滤进来。

上午大约10点,我们来到Ngaroto湖,这是31个湖中最大的。绕湖走一圈,6公里,步道平坦、宽敞,不少地方铺了木板。尽管下雨,运动的人们还真不少,除了我们走路,还有人跑步,细心的队友说她们至少绕湖跑了两圈。也有人在湖上划艇,细雨中上几十艘小艇在湖面上活动 。步道上时不时有介绍湖及其周边生态的信息,文字加照片,很有知识性。

   

如果说第一个湖充满了人气,那么第二个湖则静悄悄。Rotopiko湖边建了一个生态保护区,全封闭。入口处像个小房间,前后两个门,不能同时开。人们一个个进去,关上前门,然后才可以开后门,进入保护区。步道旁边每隔一段距离就有当地孩子们建立的信息站,图片加文字。保护区中有一处树林,里面有高大的kahikatea树(白松)。它是新西兰最高的树,可达60米,有的甚至90米。可以生长400-500年,树干笔直,直径一般2米以上。林中无奇不有,碗口粗的藤在地上转来转去,然后爬上白松树,继续长。领队Alasdair说,大约30年前,人们在森林里可以听到黎明的鸟声。随着树林的减少,鸟越来越少,再也没有黎明的鸟声。自从建立了保护区,越来越多的鸟回来,黎明时人们又听到鸟声了。

    

两个湖走下来,不少人的徒步鞋里进了水,笔者的也是,有点烦,但只能忍着。当我们来到Rotomanuka湖边时,Alasdair的妻子Karen已经为我们准备好茶点 。心中的不舒服顿时被这份热心感动,被这杯热茶温暖!夫妻俩向我们介绍他们参与的环保活动 - 修复Rotomanuka湖,1999年开始,先把湖围起来,清除柳树,种上manuka树,然后继续种树、清杂草、监控水位和水质、消灭有害动物(如老鼠)等等。 Karen介绍逮老鼠的用具,也带我们到湖边看逮住的老鼠。可怜的老鼠,还没有吃到诱人可口的鸡蛋和白巧克力,就被卡住了 ,一动也不能动。修复活动的参与者上至环保署,新西兰最大的乳制品公司Fonterra,下至当地农场主、义工和毛利人等等。

   

在欧洲移民进入Waikato之前,泥煤湖一大片,现在星星点点的湖曾经连接在一起。湖水随着雨水的多少而增减,湖水没有疏入,也没有疏出。1840年后欧洲移民大量砍伐树林,修建牧场。结果,人们得到财富,有牛奶喝,有牛肉吃。而湖却越来越小,生态环境越来越差。走在步道上,一边是自然生长的环境,另一边是修整漂亮的牧场、成群的牛和崭新的大房子。人类自私,没有善待自然,结果是整体生态环境的恶化。可喜的是人类会反思,会悔改。天人合一,谨记!

 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Time limit is exhausted. Please reload CAPTCHA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