足迹 – 劈荆斩棘,踏出一条路!

2015年4月18日

尽管领队事先说难度不小,将在没有路的地方踏出一条路,我还是对这次徒步的难度感到意外。

在开往徒步出发地的路上,开始下雨。到出发地 – Anawhata Road的尽头时,雨还下着。我后悔没有带防水衣,有点担心:如果雨继续下,而且越下越大,怎么办?老天爷似乎不怜悯我,还来个下马威:看你这身着装,如何雨中徒步!

没有退路,只好前进。开始时在森林里走,感觉还好。但好景不长,出了森林,就是空旷的沙滩。雨越下越大,衣袖湿了,好在鞋子还干着。我们开始走向沙滩边的矮草,看不到步道。领队问:谁知道往哪走?见没有人回答,他说:在这些地方徒步,找任何人或动物的足迹。果然,我们看到不显眼的路径,向岸边的山伸延。一边走时,看到路边一些洞洞。领队又问:谁知道这些洞洞?没有人出声。领队说:“是野猪洞。”“哇,这地方有野猪?”我们不约而同地说。走了一会,我们离开步道,走进灌木丛。齐身高的灌木丛里有树,有草,也有刺。领队开路,我们跟着,一脚深一脚浅地走。时不时用手或登山杖拨开遮眼的草,一不小心,一位队友的手被草的利齿刮了。有一种灌木长满刺,据说很久以前人们把它从英国带进新西兰,想用来做围栏,围私家地。没想到它生长力特旺,很快漫山遍野,人们想除掉都难,在这无人迹的地方更是狂长。我们几乎每迈一步,都挨扎。开始很恼火,慢慢地习惯了,徒步完后才发现腿上给扎了很多红点。因为灌木的缘故,看不清地表,不知深浅。一位队友不小心踩空了,一屁股坐进坑里,半天起不来。

Apr 18 Anawhata 5

在这毫无遮盖的灌木丛中走,我们全身湿透,鞋子、裤子全是泥巴。领队回头看我们,说这时候无论如何继续走,不要停,因为一停下来就很难再走。我们又走了一会,领队决定掉头回去。出了灌木丛,我们来到一条小溪边。领队做最后一次徒步实地培训,说在野外迷失时,要找这样的地方等待救援,因为有水。这个领队真的与众不同啊!不但带领我们徒步,还传授实战经验。

我们顺着原路走回,再次来到沙滩。有一条河,两小时前经过它时,每个人都努力跳过去,深怕弄湿鞋子。现在大家都不跳了,径直走进水中,洗鞋子!

Apr 18 Anawhata 6 Apr 18 Anawhata 7

回到家后,回想这次徒步。其实不很难,也不是很累。时间短,才两个半小时。烦人的是那场雨,弄得我们浑身又湿有脏。具有挑战性的是那些灌木丛,真正让我们尝到什么叫“劈荆斩棘”!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Time limit is exhausted. Please reload CAPTCHA.